前言:
好久沒有寫腐文,但這個故事倒是在腦海中很久了。終於趁PTT大B板活動寫出來了!!希望大家喜歡😘

忽然驚覺上次發表腐文已是一年前!久久寫一次,就算只有800字也要有點碎肉才行(羞)很少寫原創,這篇其實還有BG版本!很少一個故事在我腦中還分男男和男女版本,而且兩個版本的飯店還不是同一家、BG板的服裝和情境又更明確。


 

在紐約的男同人肉市場打滾多年,他深知自己不會當永遠的一號,但這次重逢實在太尷尬了。他瞄了 一眼坐在桌子斜對面的男人,下半身不自覺痠痛起來,彷彿那根溫熱的大屌才剛從自己體內抽離,濕黏的屁眼還處在擴張狀態。

「我的客戶當晚在大都會博物館參加宴會,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幾十哩外的地方。」

這說明了為何那傢伙可以住五星級飯店,他想著,想必名流客戶一長串。他還記得那張加大雙人床,好睡到差點讓他漏接搭檔的來電。

「湯普森先生,麻煩您說明一下九點到十點這段時間,為何尊夫人或您的助理都找不到您?」

他拉回飄到遠處的雜亂思緒,包括他靠在那傢伙的腹肌上,享受那傢伙找來的男妓在身上搖的零碎記憶,然後努力維持撲克臉看著桌上的調查資料。

「我當時很不舒服去了……」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