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highlight又一樁! 文長請見諒!

Aidan Gillen aka Game of Thrones的小手指 aka Queer As Folk的Stuart aka The Wire的市長Tommy Carcetti XD

去年底又對Aidan重拾熱愛後,對於Aidan在2009年後迅速老化的事實有點震驚,於是我許願請上天務必讓我在Aidan 45歲之前看到他本人,當然時間越快越好。以現實來看這願望很難達成,因為能夠見到Aidan本人的機會莫過於舞台劇演出,但他近年全心投入電影及電視拍攝,而且去英美的旅費也不便宜,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見上一面。 沒想到上星期一(2/7)半夜看Tumblr時,發現他居然在新加坡拍攝愛、星兩國合作的新片,這....誰想得到他跑到亞洲來了!無聊搜尋了一下片名+新加坡,除了讓我找到更詳細的報導,還意外搜尋到臉書網頁在徵2/16的臨演,更棒的是上面還附了拍攝地點--一間pub「JJ Atlante」。

徵臨演也不代表那場戲就有Aidan,但是在搜尋「JJ Atlante」資訊的過程中,從別人的討論得知那是一間Irish pub 這等於間接提示這場戲應該會有他。當然這完全是猜測,我寫信給了開臉書徵人的原波;接著又搜尋到一個女生在星國的交友網站自介中,提到她在這部片有演一小角色。我註冊寫信問她是否知道其它有Aidan的外景?很可惜兩邊都沒獲得回應,不過我已經不管那麼多了,有時間、有地點、又在亞洲,還不好好把握才是傻了,於是新加坡追星之旅就此成行!

沒想到飛行時間才四個多小時的星國之旅比想像中還遙遠,意外成了2/13-2/14桃園機場大霧的受困旅客,內心小劇場又一直上演見不到人的戲碼,內外皆累啊幸好還是順利到了新加坡。

Duxton Rd, Singapore
Duxton Road,新加坡各種pub的聚集地之一!

 Mister John's aka Jj Alante

2/16大概八點多就抵達Duxton Rd。雖然是第一次去,但我對這路的樣子有夠熟悉,因為在咕狗街景看了好幾次。JJ Atlante的門是開的,於是我進去問了裡頭的女生:今天這裡會拍電影嗎?她疑惑了一下,後來才給了肯定的答覆,也得知工作人員是從前門進去。聽完就放心了,本來很怕改期而白跑一。等候空檔時我看了一下這家pub的外觀,發現外牆貼著寫上「Mister John's」字樣的海報,還有臨時招牌....。我馬上明白了在戲裡這個pub叫「Mister John's」,因為電影名就叫「Mister John」,所以這pub根本是重要場景,搞不好隨便找一天堵都能堵到人(汗)

 Mister John's aka Jj Alante

九點後開始看到工作人員的身影,不過都是搬攝影器材和道具的人,應該無法從他們身上問得Aidan等下是否會來的訊息。過一陣子,看到有個華人女生拿著有表格的紙到處張望,想說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場記吧?那對哪場戲會有哪些演員很清楚!便開口問她Aidan今天會來嗎?她也是疑惑了一下,後來講全名才知我在講誰XD 她回答說會,我跟她解釋說想等Aidan幫我簽東西。她沒多大興趣地應了一聲就離開了。等了一會兒,她過來跟我用吃驚的眼神說,Aidan已經進去到店裡,就這樣走到後門去了!她後來補充說裡頭現在亂糟糟之類的,我不太懂她補充這句意思是什麼,就算不亂也不可能要我自己擅進拍攝地找他吧 XDrz 過了一會兒,有位高大的白人中年男子走過來,似乎是她找來的,不太清楚是誰,難道又是傳說中的經紀人?,那人笑容滿面地詢問了我的意圖還有名字,要我等一下,他進去叫Aidan出來。

Aidan不久就手拿著煙出現在我面前!等他的時候很緊張,反而看見他的臉後大概是目的已經達到,所以就安心下來 他跟我握了手後,我向他恭賀他前天才以《愛恨兩邊緣》(Love/Hate)得到愛爾蘭電視獎最佳男主角,他用"這不是值得誇耀的事"的臉回了一聲Yeah XD 我跟他說John Boy(他在戲中的名字)是個很棒的角色,他聽了就說有第二季,問我知道嗎?(Aidan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整場會面最讓我意外的是,他十分健談又非常隨和,也沒有以前聽他訪談時,他常會出現的詞窮、結巴情況,講話整個超順!上週才看到本片女主角說他在片場總是靜靜一個人,她合作過的演員比他還有生氣(根本就是明示Aidan死氣沉沉嘛)。QAF的講評中,同戲演員也形容他安靜;美片《致命12殺》(12 Rounds)的男主角也提及下戲後,大夥去夜店喝一杯時,Aidan都鬧失蹤。說真的,我完全看不出來他是那種不太搭理同戲演員的人!簽名時問我名字,故意假裝聽不懂,一直用認真的臉盯著我,嘴上亂拼一通,那表情真的很欠扁XDDD 讓我糾正他很多次。後來他大概覺得耍我耍夠了,用好像在說"怎麼那麼好騙"的竊笑回他知道了啦。這種人居然會被說安靜,太詭異了!

我帶了Aidan在1999年的演的美國獨立製片《Buddy Boy》的DVD和QAF的小冊子給他簽。之前從訪問裡得知,Aidan現在仍很喜歡《Buddy Boy》,所以我計劃先讓他簽這部,再給他簽QAF。他邊簽《Buddy Boy》邊說:「我還蠻喜歡這部的。」我回我知道,我有看你的訪問(所以才會帶來製造好印象啊,科科)後來他問我:「妳有看這部嗎?喜歡嗎?」我回喜歡,而且我覺得導演一定很喜歡你的臉。他不知有沒聽懂我的話中的意思(因為那片的導演用了頗多次他凝視鏡頭的大臉特寫),只是隨便應了一聲。我接著問他還會不會再演英劇「警長索恩」(Thorne)的Phil Hendricks。他的回答跟他在訪談中差不多,就是他根本不清楚劇組會不會再找他演,也不清楚他們已經開拍第二季。不過聽他的語氣,他似乎也對那部戲沒什麼參演的興趣。我就說很可惜,你的角色是劇中最聰明的人!他一下沒聽到「intellectual」這個字,還把耳朵湊近要我再說一次。接著我批評了那部戲的後三集awful,強烈的用字引起他的興趣。他問是覺得演技差,還是化妝什麼的很恐怖(awful為什麼會扯到恐怖?XDD),我回說是故事太爛了,根本不想再看第二遍。

Autographed "Bubby Boy" DVD case

Autographed "Queer As Folk" booklet

等他簽完後,我拿出相機笑著問他:「可以嗎?」他於是坐在pub前騎樓下的小階梯讓我拍他,可是馬上又覺得光不夠,主動提議另找地方。「就去那邊吧!」他指的是pub斜對面停車場旁類似小公園的階梯空地。這是事前我無法想像的情況--單獨與Aidan並肩走向遠離人煙之處。他到了那邊就問我要選那裡,我說:「你來選。」 於是他就帶我一直往公園水泥梯上走,還好奇我如何知道他們在這邊拍戲,我把劇組在臉書徵人的事跟他說,還問他這幾天沒粉絲來找你嗎?他回應說拍的第一天有遇到一些人。這時他把簽名的雙頭黑筆跟兩個筆蓋還我,給我看他沾到黑色墨水的手,說他沒注意那筆有兩個筆頭,結果沾到了。但我不知怎麼搞的,只是隨便應應,心裡居然在意的是兩個蓋子應該都沒掉吧XDDDDD 他繼續走,說著:「妳可能需要定時自拍之類的東西。」我跟他說不用,我拍你就好。經過一處明顯是店家擺垃圾的後門,飄散的微微異味讓他喃喃唸著這邊不行。

手上抓著相機跟他同行,口中聊著他的作品,我一點都不覺得像是自己像影迷,反而很像替藝人做訪問的記者!途中聊到了《冰與火之歌》,我說我不喜歡costume series(其實應該要講costume drama),可能是破發音讓他一時無法理解,一直追問costume series是啥?後來靠其它字解釋清楚。總之他找不出什麼好地方,就隨意靠在樹上讓我拍。以前在他的作品裡看過的表情,現在活生生出現在眼前,根本是做夢吧!很奇妙的,我一點不緊張,反而覺得不時用促狹、頑皮的眼神逗我的他,在把妹方面應該很行 連我這種長得不怎樣的女生也這樣放電。不過很可惜我畢竟不是專業攝影師,很多迷人和側臉遠目的瞬間沒拍到,反而補捉到好幾次閉眼等不OK的時候=___=||| 他看我猛拍也不喊停,也沒任何姿勢的指示,浮現一絲自討沒趣的神情,接著說劇組差不多準備好了,他該回去工作了,便帶我往回走。這讓我有點急了,因為剛剛好的成果並不多,後來經過白色外牆時,我鼓起勇氣請他再讓我拍一下,他就靠著白牆又讓我再拍了幾張。我那時並沒有很緊張,可是卻只知觀察Aidan的表情,沒馬上開口要他重做那些我覺得很棒,而沒拍下來的表情,難怪他後來會覺得無聊。回來後想到那邊就覺得深感歉意,辜負了他原本熱切要讓我拍照的樣子/__\  也超後悔沒開10連拍(有這種東西嗎XD)

Aidan Gillen

Aidan Gillen
看到這張應該可以知道我跟他距離有多近....

Aidan Gillen

他問我看到本人有何感想,我那時看看Aidan的臉說跟電視長得有點不同。又引起他的興趣,邊往下走時問我是哪裡不同?我在他身後停頓了一下,說請你不要被我說的話冒犯到。他回頭用"到底在客套個什麼鬼"的態度要我老實說。於是我就說他看起來有點老。他誤會我是用QAF時代的他來相比,就反駁那是十年前拍的,他現在都43了,還能長成怎樣,反正他也不在乎。我就說我知道,你是長得像你目前戲中的樣子(這講法及破英文口說又讓他一頭霧水了XD),只是....況且很多人在43歲看起來還是很年輕。他就一副覺得我在胡言亂語,不理我的說法了XD 不過也不能怪他,畢竟我口說爛詞不達意,之後靜下心想想,應該要說清楚他在2009年後就急速老化,趁機問問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他後來又攤開手掌,帶著無奈的笑容說要回去把手上的墨清掉。前後提了兩次,好像很在意的樣子。我那時看著他的手,忽然有想拍照的衝動。不過那時怕Aidan想說這女的怎麼怪怪的,連手也要拍,就沒提出要求了。事後還真有點後悔呀,哈哈。

在走回pub的馬路上,疑似場記的那位華人女生跑來跟Aidan說時間差不多到了。可能是有點不願從做夢狀態醒來,一向不愛入鏡的我,也忍不住順勢請她幫我們合照。Aidan大概是習慣拍照搭肩,雖然此次忘記向他要求「國際禮儀」--親親抱抱,他還是主動摟著我拍照,那時包包往下滑我沒注意到,他還馬上說著包包掉了,替我把包包的帶子調整回我肩膀上。那位女生為求保險替我們拍了兩張,兩張都拍得很好 重看照片時使我非常感謝她!!! Aidan在跟我告別前又再次強調他要回去拍片了,好像很怕我誤會他是嫌影迷煩想跑掉的樣子XD 真感謝他這麼在乎影迷的感受啊,哈哈。他後來又再主動伸出手與我握手完,邊跟場記往pub走還邊回頭跟我告別,我除了說再見,還補上一句「Happy Filming」,似乎讓他們驚了一下 就像以前看過某演員所說的,filming超無聊,我居然跟他們說拍片快樂?!

Aidan and me

Aidan and me

直到回去的路上,我才驚覺Aidan自從現身後就沒再抽過一口煙了,而那根煙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Aidan,在新加坡亂丟垃圾小心被罰啊)抽煙放鬆等劇組搭景的時間,居然拿來陪我亂拍亂聊,對我真的太好了 囧> 另一件我驚覺的事是...Aidan身上沒什麼味道,煙味或古龍水味都沒有,至少我沒有聞到特殊味道的印象,可能是在路上聞過太多擦著濃重古龍水的歪果人,或煙味護身的老煙槍,而讓我對此大驚小怪了一下。

也許這樣說很不知足,隨著一天一天過去,我想起了很多能跟Aidan詢問或聊的話題、比當時更好的答案,而不是膚淺地說我覺得那個很好、這個很爛。看來人沒想像中那般鎮定,要不然怎麼可能連平日常想的問題都沒問出來?Orz 最後真的非常感謝Aidan讓我不虛此行,跟偶像在沒旁人的地方面對面獨處三分多鐘、對方還任你拍,可不是每個影迷都能有的福利 也讓我體會拍人像原來這麼快樂(以前少有這種感覺),結果我還說人家比電視上老,這時貧嘴魂幹嘛出來亂(踢)Aidan,對不起,其實你很帥>"<

其餘照片及閉眼照可看以下相簿...
Meeting Aidan Gillen (Feb 16, 2012)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