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寫前兩季感想,結果不但沒寫成,還開始譯些有的沒的

目前將Torchwood前三季的所有有聲書都聽完了,個人喜歡由Gareth David-Lloyd(Ianto)所讀的《The Sin Eater》和Eve Myles(Gwen)所讀這本《In The Shadows》。除了Janto劇情很多,兩人的聲音表演都非常精彩,作者文筆也很不賴,雖說Eve把Jack模仿成偶爾講話聲音會高八度的人有怪怪的(汗)

會先選譯這本,是因為裡頭的感情描寫頗細膩(《The Sin Eater》中的Janto大抵都在吐槽,頗歡樂),雖說有些橋段有點狗血,但整體而言寫得讓我很驚喜又感動,很多面向都顧到了,真可惜沒錄成電視劇或廣播劇。

作者是Joseph Lidster,除了替DW相關劇編過劇本外,目前Sherlock的官方相關站,如:John Watson's Blog、Molly Hooper's Diary、The Science of Deduction、Connie Prince's official site的內容都是由他撰寫。

網路上有熱心人打出全文逐字稿。所以內容是照上面所選譯,翻得沒有非常好,還請多多指教。





第十章

Ianto小心翼翼將放滿咖啡的托盤端進會議室,其它組員正坐在那兒看著Darren Sowisby坐在牢房裡的畫面。「他看起來沒特別慌張。」Ianto在端咖啡時指出這點。

「也許他喜歡被關起來。」Jack使了個眼色。Ianto想起了他們前幾晚他倆...探索新境界的事,但他忍住想狂笑的衝動。他發好咖啡,坐在Gwen隔壁,努力摒除心中那些手銬和安全暗號的歪念。

(中略)

Jack仔細端詳螢幕。「如果他稍微換個髮型,我想我會帶他參觀一下、給他看點刺激的東西,畢竟他長得還蠻可愛的。」

Ianto保持著微笑,掩飾妒意攻心的刺痛。


 

Part 2 第四章
(說明:Jack到了所謂的地獄一遊後死而復生,跟組員們一一打過招呼後見到Ianto)

「Sir,」Jack轉身,看到Ianto靠在他辦公室的門邊。Ianto揮了揮手,Jack露出笑容奔向他。Ianto看著他,很明顯努力保持鎮定。Jack喜歡Ianto的一點就是:外表冷靜,內心火熱。「聽說你又死了一次。」

「是啊,」Jack回答。「但我又復活了。」他抓著Ianto,給了Ianto一吻。「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Ianto往後退了一步,臉頰微微泛紅。「呃...」

「怎麼了?」

「你跟我。我們...呃...我們...」

Jack握住他的手,試著安撫他。「Ianto,怎麼了?」

「你跟我。我們...算穩定交往中,是嗎?」

Jack笑了,但馬上就後悔了,因為他看到Ianto露出受傷的眼神。「嘿,怎麼了?我們之間沒問題吧?」

Ianto點點頭。他推開Jack,整理了自己的領帶,笑著說:「沒問題,很抱歉失態了。只是你不在時、你死掉時...有人寄了這個過來。」

Jack看到他的辦公室桌上擺著一束玫瑰時,挑了挑眉。因為那是一束灰色的玫瑰。


 

Part 3 第十二章
(說明:Jack因故又進到了仿真實世界的地獄,這次完全出不來。下面是Jack的地獄與真實世界交錯,為方便理解,我把地獄劇情上另一種顏色。)

「Ianto?!」他知道Ianto是他唯一能相信、愛他的人。「求求你,Ianto!你在哪裡?」

毫無回應,所以他繼續狂奔。

會議室一片寂靜,Gwen站在前方,低頭看著其它人。Toshiko哭到眼睛都紅了;Owen一副想扁人的樣子;而Ianto...Ianto看來像死了。

「OK,Jack走了。Tosh,妳有想出什麼法子嗎?」

Toshiko從座位上站起來。她說話時仍發抖著:「我研究了Huon微粒,希望能找出方法...找出他們帶他去了哪裡,並扭轉回來。只是,我找不出方法。」

Gwen將手搭在她肩膀上。「Tosh,沒關係。Owen呢?」

Owen仍舊坐著,也沒看她。「Steven Ballard和Jade Russell都是老死,不是餓死或受傷。他們花了後半生活在...呃,據Jefferson所言,地獄。而Jack...」他咳了一下,又清了清喉嚨。「天啊,Ianto,我現在真想來杯咖啡。」

Ianto發著呆。「Jack不會死,他會花無盡的後半生活在地獄裡。」

看見Ianto心碎的樣子,Gwen受到些許震撼,不禁打了個哆嗦。

「Ianto?你到底在哪裡?」Jack經過水塔時大吼。「Ianto!」他狂奔著,試著找到那個他知道會幫他、最接近他內心的人。這時的他沒想到Gwen,完全沒有也不會再想。他會找到Ianto Jones,一切都會好轉。他會幫他,因為Ianto愛他,他會原諒他,把他從陰影中拯救出來。當他衝過會議室門邊時,Ianto在裡面,他跟Darren Sowisby在一起。他抱著Darren,他們在...。Ianto忽然停止親Darren,轉頭以睥睨的笑容,斜眼看著Jack。「你永遠不把那些微不足道的人物放在眼裡,不是嗎?」


第十三章

(中略)

Gwen緊緊握著Ianto的手。「我們去跟Jefferson談談,了解他是從哪兒得到些火柴的,看看他是否有方法把Jack帶回來。Ianto,你跟我來。」

Ianto緩緩地點點頭,站了起來。「我們走。」他說。

Ianto一把將Darren推到會議室後面。「衣服穿好給我滾,接下來是我跟Jack之間的事。」

「Ianto,我...我不懂。」Jack癱靠著門框,他覺得一陣噁心。

Ianto邊穿上衣服邊斜眼望著他。「不像你一直很忠心,對吧,Sir?我花了好幾個月時間看你到處招蜂引蝶,如果我信任你,我幼小的心靈早就碎了。」Jack看著他的朋友扣好襯衫,然後穿上西裝外套。「Sir,問題是,我從不信任你。」Ianto忽然轉身對Darren咆哮。「我說,出去!」

那位半裸年輕人衝出房間,撞到了Jack。盯著Ianto的Jack根本沒有注意到。


第十四章

「Sir,坐下,讓我幫你倒杯咖啡。」已經進入冷戰情緒的Jack坐了下來。Ianto,就這麼一次,不急著繫上領帶,到了旁邊的小桌準備咖啡。「Jack,你真的信任我嗎?沒有嗎?你人真好。我的意思是,我們在第一次見面時我就耍了你,所以我想我不該驚訝你會再被耍第二次。」他拿著兩杯咖啡走過去,給了Jack一杯,然後坐在Jack旁邊。「你殺了Lisa。」

Jack眨了眨眼,轉頭面對他。「我做了什麼?」

「你殺了Lisa。」他喝了口咖啡。「你殺了我愛的女人。」他突然笑了起來。「你以為在這之後我會愛上你?我是在利用你,就跟其它人一樣。」

Jack搖搖頭。「不、不是這樣的。你很傷心,但你克服了。我們將你從她的身邊、你的失心瘋裡救出來。」

Ianto搖了搖頭,將手放在Jack的肩膀上。「是、是,如果你想這樣相信的話。」

「為什麼?」

「我想接近你,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結果還真容易、非常容易。我想然而...在你內心深處你知道不能相信任何人,不是嗎?」Jack在Ianto用力地盯著他,彷彿看穿他的靈魂時,害怕地縮回椅子。「甚至你的英雄,」他再酌了口咖啡。「連他在你第一次復活時都拋棄你了。」

「不。」Jack悄悄地說。

「然後是Alex和Suzie...還有多少人?還有多少人背叛你?你總是談到黑暗,但是...」

Ianto忽然把咖啡杯丟往牆壁,杯子瞬間碎成千萬片,發出的聲音刺進了Jack的心。

「黑暗就在這裡,就在我們心中,你無法把我們都救出來!我們到最後都在利用你罷了。」

「不是,」Jack重覆。「不是這樣的...」

「是的、是的,我是在利用你,我們用同樣的方法在利用你。」

「Ianto,我信任你。這不是你,我知道你是怎樣的人,而這不是你。」

Ianto靜靜地站起來。「你以為自己最懂,對吧?但是你又錯了。噢,你沒喝你的咖啡?」Jack搖頭。「你認為我下了毒?」Jack點頭。「你還是不懂,對吧?天啊,你還真蠢。」Jack搖了搖頭,耳語從後方傳來,嘲弄著他。「Jack,我不是來殺你的,我在這裡是因為這樣你就可以殺我,就像Suzie一樣。」

Jack抬頭看著他愛的男人,接著眼淚流滿了雙頰。他打開了火柴盒。

「就是這樣,Jack。」Ianto笑了,他舉起雙手大笑。「好戲上場了!」

Jack選擇不看接下來的場面。影子從火柴盒出現,撲向、籠罩Ianto,將Ianto帶往地獄。


 

第十九章

(中略)

Ianto的聲音低而堅定,但Gwen感覺得出來他正怒火中燒。「懲罰罪人不是你的職責,」他說。「上帝說我們應該寬恕。」

Jefferson驚訝得抬頭看他。「你信上帝?」

Ianto聳了聳肩。「稍有涉獵。」

Jefferson搖頭。「天使告訴我要懲罰,不是寬恕。這是我把罪人送到地獄的理由。」

「那些聲音、天使...只是你的幻覺。」Gwen說。「火柴製造了能傳送人的能量。這是科學,不是上帝。」

「不,那是天使。要懲罰,不是寬恕。要懲罰,不是寬恕。」

Gwen感覺到身邊的Ianto似乎有所行動,轉頭時剛好看到他站起來。

他低頭看著Gwen。「如果這男的可以懲罰Jack,那我可以寬恕Jack。」

等Gwen搞懂他的意思,被驚得跳起來時,Ianto已經跑了。


第二十章

(中略)

Darren聽到腳步聲,他還能聽到Gwen在遠處的喊叫聲。他往下看嚇了一跳,Ianto匆匆忙忙地穿過門口,踏上了金屬步道。「把火柴給我!」他邊跑向他們邊大叫。

Owen握著火柴盒。「搞什麼?」

Ianto跑到他面前。「我說,把火柴給我!」

Owen搖頭。「為什麼?」

「Jefferson腦裡的聲音要他嚴懲罪人。如果我下地獄,我可以寬恕Jack!」

Owen差點笑了。「Ianto,你講得一副地獄存在似的。Jack不是在地獄,嗯...不是那種地獄。他是到了別的星球或空間或其它地方,不是地獄。寬恕他沒法帶他回來的。」

Ianto沒那麼喘了,他平靜了下來。「抱歉,你是對的。」

Gwen從門外衝進來。「Owen,快阻止他!」Owen轉身看她,讓Ianto有機會搶走火柴。Owen往後倒,他抓住欄杆保持平衡。

Toshiko衝向電腦,拼命地工作著。「Ianto,拜託等等!我想如果你過去,我可以帶你回來,但你要等我弄...」Ianto打開火柴盒時,Toshiko住了口,Darren則恐懼地盯著眼前的景象,影子浮現,Toshiko仍工作著。「求求你,Ianto!」她大吼。「程式只跑到91%!」但是影子不等人,它逼近Ianto,將他帶進黑暗中。


第二十一章

Jack Harness在他的辦公室裡。他孓然一身因為其它人都死了。那個從他惡夢裡出現的生物,來到地球毀了一切。他在黑暗中獨自一人,因為所有的燈都沒了。那些生物毀掉所有地球的發電廠。沒電、沒光。他一人待在陰影中。

在黑暗中的兩年裡,他試著開槍自殺,當然,一點用都沒有,因為他不會死。他深知這點,他也知道他的頭腦開始迷糊了,思考開始失去邏輯。即使他感覺到腦筋不靈光了,他仍舊知道自己不會死,將永遠待在這裡。

Jack Harness身處地獄之中。

三年過去了,他躺在水塔下冰冷、潮濕的水灘裡。他的臉朝下,他的肺慢慢積滿了水,但他知道他死不了。他試著回憶一些人的臉,曾經有個人叫Gwen和還有一位博士。他們的臉就在那邊,在他的腦海某處,但是就像玻璃碎片一般零散。忽然間,踢破電視螢幕的記憶在他的腦海浮現,使他不禁咯咯笑而嗆到。他想起來了,他喜歡電視,他能看到自己在週日早晨看著電視,跟...某個人,叫Ianto什麼的。他也喜歡Ianto,但想不起他的長相。在他的體內浸滿污水,腦子努力想起Ianto的臉時,天使降臨了。

他先是感覺到天使,感覺到祂的手在他的肩膀上,感覺到祂的雙手將他從水中拉起,接著他看到了天使。祂看起來像穿著西裝的男人,一個英俊的男人,穿著一套不錯的西裝。後來,那個男人吻了他,溫柔地。他凝視著天使,想開口說話,但是天使搖了搖頭。

「沒關係,我在這裡。」天使拉著Jack的雙手,緊緊地握著。「我在這裡,我原諒你。」

基地瞬時燈光大亮,刺眼得讓Jack無法看清。更讓他驚慌失措的是,他感覺到有東西在拖著、拉動他。陰影在一片光亮中消失無蹤,他的身體彷彿發出痛苦的尖叫,他被慢慢拖離地獄、遠離地獄,進入...亮光裡。


第二十二章

Darren盯著從空氣中冒出來的兩人,這景象實在太瘋狂了,但是對今天而言,瘋狂才是正常。

Ianto在Jack喘著氣時,握著他的手。「發...發生了什麼事?」

Ianto沒說話。Jack轉頭看著Toshiko。「我...我帶你們回來了。系統鎖定了Huon微粒,所以把你們帶回來!」

Ianto看著Jack,一把將他擁入懷中。「我們以為會永遠失去你了。」

Jack平靜了下來,緊緊抱著他。「你救了我。」

在Owen、Gwen、Toshiko也跑去抱住他們時,Darren退到一旁。他望了一眼Toshiko的電腦螢幕數據,96%完成。他默不作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ura 的頭像
Raura

The end is the beginning.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