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生日快樂!」漢尼拔從辦公室抽屜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威爾。「也順便慶祝我們的關係進入新的一章。」

「哇,謝謝!」威爾檢視了一下精巧的藍黑色紙盒,上頭藏青色的幾何花紋讓不太注重設計的他,也微微看出了神。過不久,他抬眼望著漢尼拔,輕笑了一聲。「該不會是鬍後水?聽你抱怨都聽到煩了。」

「趕快打開看看。」

威爾解開盒子的蝴蝶結,拿下了上蓋,一黑一白以羽毛裝飾的假餌躺在湛藍的人造絲布墊上。黑色羽毛上有幾束白色的細毛紋路;白色羽毛則有幾束黑色的細毛紋路。

「這……」驚喜之色在威爾眼裡閃爍。

「這是我第一次做假餌,希望你不介意我拙劣的手藝。」

「不,太完美了。」威爾拿出其中一支,以手指試了試上頭的綁線。「讓我不禁懷疑你每次來我家,其實是想偷學我的技法!」威爾把假餌放回盒中。「話說回來,送我這個除了我喜歡釣魚,應該還有什麼含意吧?」

「的確有。一個代表你,一個代表我,我們既是能釣到對方的誘餌,也是雙方最想捕捉的大魚。」

「嗯,」漢尼拔的話使威爾噗嗤了一下,他盯著漢尼拔。「說得好。那麼,哪一支是我,哪一支又是你?」

「海水在不同地方會因為環境、水質成份的不同反射不同顏色,人也是一樣,不同情境下,與不同的人相處會顯露不同的顏色。」漢尼拔頓了一下,用意味深遠的眼神看著威爾。「當然,在我眼中,你顯露出許多顏色,不只黑與白這麼簡單。」

「連我這麼不浪漫的人,」威爾收起笑容,正色說道。「都知道現在應該閉嘴吻你。」

「沒錯。」漢尼拔嘴角上揚。

威爾湊上前吻了漢尼拔,此時窗外的午後陽光在兩人之間閃耀。

然而,美好的禮物背後包含了漢尼拔小小的「巧思」。他一向不是那種偏好低俗惡作劇的人,只是為了送這個禮物,他認為什麼毛都比不上兩人的體毛來得有價值,畢竟雞毛、鵝毛太普通了,更別提人造毛那種廉價的劣質品。於是,漢尼拔會趁兩人做完愛、威爾昏睡的時候,拿出剪刀剪一點威爾的頭髮或陰毛,再做燙直與漂色的事後處理。當然,這種幕後製作過程是絕對不能讓威爾知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ura 的頭像
Raura

The end is the beginning.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