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跟幾位Hannibal粉聊天後,自己異想天開挖的坑(汗)原本只計劃寫個大概一千字左右的短短搞笑文,結果寫著寫著,口氣開始認真起來,還寫了快三千字,差點爬不出坑來

罪魁禍首就是在203出現的這件西裝!


那時看到就覺得....印象深刻XD 拔叔原來這麼騷包!整個第二季看完後,發現他在這季的西裝都走大格子風,只是其它顏色對比沒那麼大。另外,他的領帶結打的也比人家大很多,非常老派的感覺

本篇設定在202到203之間,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老天真的拔叔....





  起了一大早、還穿著黑色貼身平口內褲的漢尼拔,才剛從浴室梳洗出來,渾身散發著清爽的海洋香氣。他的床上則躺著一套深灰底色的三件式西裝,亮眼的紅色大格子彷彿電流交錯。他小心翼翼地拿起西裝褲,盯著細緻的布料與縝密的縫工,他的笑容也像漣漪一般越擴越大。

  這套西裝昨天才從訂做的店家快遞到他的辦公室,離師傅幫他量尺寸的時間算來,總共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製作。他滿足地看著全身鏡扣著襯衫紐扣,他最愛的古典樂曲化做細小的聲響,從他的唇間流洩。過了幾分鐘,他繫上一條襯以鮮紅印花的銀灰色領帶,再套上背心與外套。

  漫長的等待果然超值,下次還要請這家多做幾件!鏡中的漢尼拔露出喜不自勝的表情,他覺得自己彷彿年輕了五歲。

  近來的漢尼拔越來越喜歡大格子的圖案設計,他覺得氣派簡潔的設計為規律又靜態的日常看診,增添了躍動的氣氛。不過這是他第一次訂做色調對比如此大的款式,他對於周遭友人的反應非常好奇。只是他並不是身在男人到處問「我穿得如何?」,大家還能淡然處之的社會,他必須用非常有技巧的方式,讓人們自動做出評論。以這套西裝來說,要達到這個目的應該不難,他對這點非常有自信。

  漢尼拔站在鏡前左顧右盼做最後的檢視,得意地活像開屏的孔雀那般蓄勢待發,他此刻的心情一如外頭萬里無雲的蔚藍晴空。

  第一站是局裡的鑑識部。漢尼拔聽到吉米和布萊恩正在開著恐怖片《養鬼吃人》的玩笑,他走到停屍台才發現屍體的頭上插滿了針,的確宛若片中的經典角色針頭人。比佛莉則在屍體旁撇嘴瞄了漢尼拔一眼,嫌棄的眼神好像在抱怨「真是兩個宅宅!」不久,傑克也來了,幾個人便對案情做了小小的討論。

  漢尼拔在檢視屍體、討論鑑識發現的幾十分鐘內,覺得心頭被無以名狀的失落感所纏繞,直到走出鑑識部前,他都不知道到緣由。無論什麼情況,檢視屍體就像在看各家兇手的藝術作品,對常待在辦公室的他是饒富趣味的調劑。

  沒人注意我的新西裝!在穿過自動門跨出局外的剎那間,他才驚覺這就是讓他沮喪的原兇。

  「哈囉,醫生!」從背後走來的傑克跟他打了聲招呼。「什麼時候到你家吃飯?在看盡社會黑暗面的一天結束後,你的廚藝總讓人覺得活在這世界上是上帝的恩賜!」傑克用了跟在鑑識部裡完全不同的爽朗口氣說著。

  平常這種話會讓漢尼拔感到窩心,但是現在的他只覺得……天啊,我是你家的煮飯公嗎?難道看到我,你就只想到吃?!雖然漢尼拔嘴上仍吐著客套的社交辭令,內心卻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不過看傑克的身材也不意外就是,他暗自安慰自己,其他人一定不會像這傢伙一樣不知好歹 。

  漢尼拔走到停車場,才發現佛萊迪已經在那邊等他一陣子。佛萊迪罩著一件深紫色的羊毛流蘇斗篷,配上一件豹紋短裙,一雙玉腿則裹著黑色條紋絲襪;她的低筒高跟皮靴彷彿在呼應短裙似的,有著一圈絨毛材質的豹紋裝飾。漢尼拔雖然不甚欣賞她的狗仔記者作風,不過身為同樣注重衣著的一員,他為佛萊迪一向引人注目的搭配風格喝采。

  「萊克特醫師,你有空嗎?」

  「有。」漢尼拔微笑地轉開車門坐進駕駛座,然後讓佛萊迪坐進副手座。他相信識貨的人已經在眼前出現,英雄惜英雄的心情,讓他願意跟佛萊迪好好聊聊。

  不出漢尼拔所料,佛萊迪的話題全圍繞在威爾身上,她正在撰寫乞沙比克開膛手的報導,急需採訪威爾的親近友人,尤其是一直被他聲稱為殺人魔的漢尼拔。當兩人談話告一段落時,漢尼拔主動開口稱讚佛萊迪的衣服,他完全沒想到這位辣妹狗仔不僅沒禮尚往來,還開始談論起自己的衣著喜好、血拼的愛店,一副把他當成好姐妹的口吻。漢尼拔按耐住想當場掐死她的衝動,虛應陪笑撐了過去。當她接到新案件不得不馬上離開時,漢尼拔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


漢尼拔抵達巴爾的摩州立醫院時,艾蓮娜正坐在等候室,一臉忐忑不安。漢尼拔從艾蓮娜身上的味道,可以判斷她近來的荷爾蒙高漲,今天也不是他第一次注意到她的荷爾蒙分泌,只是他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好好利用這點。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他滿心期待一向體貼的艾蓮娜,再度發揮這樣的特質,一眼看到他今天的變化。

「漢尼拔,我剛剛去見了威爾……」艾蓮娜的眼光聚焦在漢尼拔臉上。「我覺得他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了,我不知該怎麼幫他。」

威爾、威爾、威爾……,漢尼拔煩悶地在心裡喃喃自語。只要一談到威爾,漢尼拔就知道自己可以不用對艾蓮娜抱太多期望了。與其跟艾蓮娜談威爾,他比較期待親自與威爾面對面,這也是他早就排進行程表的計劃。


x x x


契爾頓醫師依然在大廳迎接漢尼拔,意圖從他身上窺探他對威爾真正的看法。漢尼拔一向瞧不起這個臟器全挖出來還死不了的蟑螂,而且契爾頓的眼中只有自己,更不用奢望他會注意別人穿了什麼衣服。

被戒護人員引導進入會客所的漢尼拔,遠遠就看見一頭亂髮的威爾,表情漠然地坐在臨時牢籠裡。

「哈囉,威爾。」

「哈囉,萊克特醫師。」威爾口氣平淡,他冰冷的藍色眸子注視著站在對面的漢尼拔,上下來回打量了一會兒,臉上浮現若有所思的表情。

來了來了,就是這個眼神!興奮的情緒在漢尼拔腦裡升起,威爾是他見過將移情作用揮到最極致的案例,這次一定也能不負他的期望講出他的心思。

「我昨晚想起了一些事情,是關於你在那天做的事情。」

漢尼拔失望了。不過威爾的記憶回復也在他的算計之內,他只是沒想到以前設下的局,會讓今天的他不耐地想轉移話題。

「我們所在的環境,不經意接觸顏色、形狀,都會與日常瑣碎的夢境、想法結合起來,在某一天回應我們解決困境的渴望。就像你今天見到我,我西裝上的圖案也會讓你的感受有微小的變化,然後在未來的某天轉化成新的概念,甚至是影像。」連漢尼拔都覺得這種話狗屁不通,不過他必須把威爾的注意力馬上轉到他的衣服上才行。

「你在暗示我想起的事跟我看到的環境有關嗎?」威爾臉色變了,他的口氣激動起來。「我的牢房和衣服,甚至伙食都從來沒換過,可是我就是在昨晚忽然想起來。」

「不,威爾,我的意思是……」

「你又試圖操縱我的心智嗎?還是你害怕我想起什麼嗎,醫師?」

這是我第一次毫無邪念地在跟你講話,我親愛的好威爾。漢尼拔感到無力,他開始能夠理解為何威爾在短時間變得像刺蝟一樣,完全沒人在乎你想講什麼的感覺太糟了!他的心底再度為自己把威爾害到這種地步,起了一絲絲愧疚。

「威爾,我想我們今天的談話就到此為止。你太激動了,我們無法做任何溝通。」

「為什麼要急著離開?難道我說中你的想法嗎?」

就是你什麼都沒說中,我才想離開啊!漢尼拔無奈地想著。罷了,他怎麼會想從這個抽屜裡只放著一堆白T恤,平常穿得邋裡邋遢的流浪狗收集狂口中,聽到對男性服飾的任何高見?真是太傻了。

覺得今天返家路特別漫長的漢尼拔,此刻的情緒猶如車外忽然刮起的刺骨寒風。他很遺憾杜莫里葉醫師已經跟他斷絕往來,要不然他就有地方能抒發一日累積的怨氣。

坐在書房的漢尼拔飲著紅酒,望著窗外逐漸落下的夕陽,一陣寂寥襲上心頭。難道我現在已經成了穿什麼,大家都不會在乎的老男人嗎?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漢尼拔沉思著他以往認為極端膚淺的問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現在大概只有美食才能撫慰他困惑的心靈。他放下酒杯,拉開資料櫃,翻閱著食材名片簿。啪啦啪啦的翻頁聲在他的耳畔響起,他的心又隨之再度輕盈了起來……。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