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60317_127894504585659_.jpg

拖到今年才看本片,在網上找到的討論大多集中在一、兩年前😭老實說,一直到主角告白之前,都有一種不知所云的感覺(毆)全片高潮男男床戲居然略過,簡直匪夷所思,看了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的說法更無言到極點。然而,這篇並非批評CMBYN缺點的貼文,是要討論電影版與小說版中的喜愛之處

首先,大推艾米漢默唸的有聲書!現在簡直變我每天睡前必聽他很有聲音表演才華,尤其在表現潑辣尖酸的女性角色,以及義大利腔的角色特別出色 整本有聲書表現並不完美,他在中間幾章喉嚨似乎有狀況。太感謝邀他來唸的出版社,就像外國網友說的,好像奧利佛在唸艾里歐的日記啊!💘

合法免費購買方式 👉 Audible 新會員可免費試用一個月,提供免費購買一本有聲書的名額,試用結束(必須手動終止)後可以永久保留該有聲書,建議大家好好利用😘

https://www.audible.com/pd/Call-Me-by-Your-Name-Audiobook/B071H4FK2Y

最感謝盧卡導演的一點,就是選了艾米來演奧利佛,原本詹姆斯艾佛利導演的版本,是要找 西亞李畢福 演奧利佛?!Are you kidding me!!!! 😅也許艾佛利老伯導演的版本能讓大家看到床戲和老二,但不太符合原著敘述的金髮「電影明星」、「牛仔」氣質,這時就覺得換導演是好事。

先看電影再看原著,有人物可想像比較能入腦。原作是第一人稱敘事,人設和心理狀態說明的較詳細,彌補電影版模糊不清的部分,但略嫌冗長囉嗦,即使曾受過專業的村上春樹作品訓練,非常喜愛這類獨白,閱讀時仍覺得編輯的把關空間很大😆聽作者的訪問說,編輯覺得性愛場面過多,因此刪了部分,更讓我好奇編輯刪文的標準。總之,電影版完全顯示艾佛利阿杯的劇本改編功力,使原著的零散場面變得非常完整,得獎實至名歸。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fGKHDcUEAAWyCW.jpg

剛看完《小偷家族》,步調讓我好像看到早期日影,用零散、意義不明的生活片段組成,最後再以重大事件帶出真相。 跟近年常看到的日影比起來,步調比較慢,很難讓我聚精會神,但演員的演技比較平實、不浮誇,實在非常少見。只是要得較商業取向的奧斯卡是非常困難,個人也不覺得它有比《寄生上流》好看或優秀。

回到標題。本片出現兩次男女主角對偷東西的想法,類似不要偷垮店家就好之類的,還有他們一家人道德觀念不高,為何在網上會得較多同情,不像《寄生上流》、《小丑》受到許多人攻擊?

個人覺得可能類似《寄生上流》补先生說的界線吧!

e98c9d8c4aae1de5db92ee4570e83812.jpg

所謂不偷垮店家就是一種界線,就像味道和內褲一樣,別被人聞到或發現就是不越界,既然沒越界就沒什麼好譴責,合理化犯罪也不是不行,但前提都是不能威脅自己所在的地位。《小偷家族》的犯罪只是偷吃的穿的,最多砸個車偷包,隨手「救」一下小女孩,大概只有家裡有做生意或有車的人會不太爽,對觀眾來說根本無關痛癢。這些主角從沒想過突破他們階級的界線,一直樂於欺騙和偷竊的生活,當然也不可能多努力或多善良。本片讓我恍然大悟,討論另外兩片的主角不努力、合理化犯罪是假議題,誰真的在乎虛構人物要不要努力,會不會犯罪,真正在乎的其實是,有些窮人居然不安於貧窮,妄想晉級。想晉級就算了,還不保持謙虛,說穿了就是沒有使用弱者的表情或態度,結果讓部分觀眾感受到威脅,或覺得這些魯蛇在挑釁什麼,憑什麼能成功?

在我看來本片不少合理化犯罪的地方,明明是誘拐小朋友,卻暗示爸媽吵架虐待,所以小朋友在主角家比較幸福,觀眾看著看著也覺得這對小孩比較好。結尾大量的臉部特寫,欲言又止及困惑無力,其實就是在對觀眾說話,讓觀眾產生同情心,覺得他們是弱者,被警察們誤會逼迫到講不出話來,真希望他們能團聚、獲得幸福啊!所以說《小偷家族》太高明了,高明到觀眾看完還不覺得這是合理化犯罪,只覺得心暖暖,情感動人,而不是活該被抓、真是一群壞蛋,甚至開始認同「沒有血緣關係也可以成為家人」這種概念。當然導演也不是沒有點出這群家人的現實,譬如沒念書的小朋友知識有限,誘拐小孩是自我滿足,並不是真的對小孩好,奶奶其實只是利用孫女(?)賺錢等等。 但另外兩部片也同樣有點出主角犯罪的現實與困境, 在網上還是受到許多道德批評, 可見讓角色即使犯罪, 也要有態度與行為上的界限是如此重要! 觀眾就會幫忙緩頰,啊其實他們沒那麼壞這樣, 而忽視如果他們沒被抓, 他們就是一群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啥錯的人。

題外話,日本還真愛儀式行為,從各種影視作品都看得到這類意義不明的動作,連小朋友偷個東西也要有儀式才能拿,這是什麼樣的民族風氣?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故事是填第一集壁咚後的空白。

tonakazo-1024x576.jpg

  涉輕輕回應了那雙輕吻他的唇,他閉上眼睛,隨男孩混著紅酒味的吻,忘記了時間,也忘記了他們身處的空間。過了一會兒,兩人的臉終於分了開來。

  「嗯……我就送你到這裡吧。」

  涉望著斜前方的牆壁,避開與朔四目相接的尷尬。

  「涉涉,你說今天要陪我到底的!」朔嘟起嘴,更加貼近涉,他的聲音忽然轉小。「快說,要到你家,還是我家?」

  「等下,這一定有誤會……」

  「你該不會想說你是誤會才親了我吧?好過份!」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好,那就去我家吧!」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網誌荒廢好久擦汗.gif就用這篇重新開張吧!

先奉上影片,少錄了前面的Hello...

聽Hugh嘴裡講出Taiwan覺得很超現實,還聽了好幾次確定他不是在講Thailand(誒)


原本10月初要去英國參加影集《Hannibal》相關的影友會Red Dragon Con,上一屆由於Mads在會上爆很多料,造成漢尼拔粉絲圈一片混亂(毆)可說是活動大成功。主辦單位就趁勢提早將近一年販售第二屆的票,大家也相信Mads會依他的承諾帶著Hugh來參加,熱賣情況讓人覺得不搶一張不行。總之我跟同好都早早下訂,可是等啊等,主辦單位更新名單的速度令人著急,回答問題的態度也反反覆覆,這時已很明顯這次Mads或Hugh都不可能出席 相約一同前往的同好已決定沒這兩人就不去,不過我覺得錢都花了,加上英鎊貶值,就跑個一趟也不會花太多錢。

就在行前的兩三週,美國這邊居然出現Hugh會去參加Paley Center for Media紐約分支的活動??!!於是我通知了之前已取消旅程的兩位同好,緊急改機票改去大蘋果看Hugh 灑花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

       本篇為漢尼拔/威爾,但我筆下的威爾攻味比較重,介意者請慎入。
 

第二章


  「溺水的人會把所有漂向自己的東西當成浮木。」貝迪莉亞將叉著貝類的叉子放進嘴裡,停頓了許久。「包括一折即斷的小樹枝……」

  「威爾記得我們第一次面對面用餐說的話。」漢尼拔喝了一口酒,盡可能假裝不在意。

  「然而對溺水的人來說,最致命的並不是水有多深,而是他誤把生命全押在小樹枝上。」

  漢尼拔遙望距離他幾十公尺外的捲髮男子,憶起了他與貝迪莉亞的餐間對話。他慶幸威爾沒有讓他的殷殷期望,變成貝迪莉亞眼底的笑談,他不否認貝迪莉亞對事情有其洞見,但這次她低估了他倆的羈絆,他一直知道自己丟出的石頭一定能擊中那扇窗戶,即便那幾顆石頭有多麼地渺小。

  坐在巴黎某咖啡店露天雅座的他再度啜了口咖啡,極力忽略那抹令人不滿的味道。畢竟凡事無法十全十美,視線絕佳又能隱身人群的座位總要付出相當代價,所以他每天會來這裡消磨時間,待個數小時畫畫沉思,同時等待那個人的到來。即使目前不該太招搖,他依舊殺了幾名「偶然」遇見的扒手,一一安置在塞納河上幾座大橋上,將他們的齷齪的靈魂轉為照亮巴黎的光。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他睜開眼睛,半小時前的沙地依舊在眼前,一路延伸到遙遠的彼端。數不清的閃爍光點擋住他的視線,挑釁著晶瑩如水的好奇藍眸。他的眼睛追逐看似各自分離,過一會兒又聚集擴散的點點光亮,一邊妄想穿透難以那片光牆看得更遠。即使愈發暈眩,他卻更加死命盯著,光亮就好像又近一些,但是一伸手卻摸不到。

  「親愛的,你醒啦……」輕柔的女人聲音在耳畔響起。

  他感覺到女人的臉頰貼近他的臉,並在他的額頭留下了一吻。但他一心只想追尋光牆背後的奧秘,他移動了身子,意圖掙脫女人的懷抱。「威廉甜心,想下水玩嗎?」

  女人的笑臉遮住了視線。她眨著一雙大而亮麗的藍眼,濃烈的眼影在眼皮上張牙舞爪。威廉並不常看她以這副打扮出現,感到有點畏懼,不過為了揭開他今生以來的最大秘密,他點了點頭。

  夏日豔陽的熱氣撫過威廉的皮膚,扭曲當前的景象。女人牽著他的手,一步一步往秘密的根源前進,溫熱的微風則將古怪的氣味推向他的鼻腔,他伸出舌頭,空氣嘗起來並不如想像中奇怪,但帶著溫度的怪味仍在鼻間繚繞。只是三歲小孩的注意力一如金魚的三秒記憶力,女人的催促聲一下就拉走了他幼小的身軀與困惑的思緒。

  炎熱的細小沙粒刺痛威廉的腳掌,他咕噥的抱怨並沒有獲得回應,那雙牽著他的手仍然將他往前拉。溫柔卻堅定,不容抵抗。

  最後迎接威廉的是帶著細碎泡泡的白色浪花,有如每日餐桌上水杯不時盛裝的汽水泡沫,阻隔了他與女人以及更遠的海面。

  「甜心,我們到了!」女人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同時放開了威廉的手。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讀前被書名誤導很嚴重,原本以為是日系搞笑偵探小說,沒想到是走正經系的歐美小說!

讀完還是無法理解為何要取為「歡樂」,從頭到尾沒有歡樂的地方,倒是有許多小人物的煩惱與困頓,即使小說的時間似乎只在幾天內,但是透過出場人物的背景介紹與相互關係,由簡單的事件慢慢代出謀殺案,進而建構出龐大的虛構世界(這點也反映在頁數上)。作者以彷彿要把所有設定都講讀者聽的激動,洋洋灑灑地細膩描繪所有的角色,看完很難不對裡頭所有角色有極深刻的印象,甚至能看到這些人物的長相,因為連他祖宗八代的事都知道了,怎麼可能會忘得了呢?

就跟你我一般,每個角色都有自豪的地方,也有無力的地方,在自己才了解的困境中掙扎,對別人的誤解反感卻無法改變,沒有絕對的壞人,也沒有絕對的好人,沒有異於常人的背景,完全是平凡人的故事。雖然過度鉅細靡遺的內容讀時有煩躁感,不過同時又會想到一些網友分享的故事而覺得非常寫實,略帶無奈的喜感。

與其說是偵探小說,我倒感覺像日常小說,如果抱著期待謀殺案與解謎過程,應該會失望,因為從頭到尾都在交代這些人的性格與發生的尋常事件,謀殺案感覺像是順帶發生,剛好將這群曾經因為街頭鬥毆而交會的人們重新集合起來,最後再改變他們事發前的人生。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維吉尼亞州,Wolf Trap

離漢尼拔離開已經超過一年。

乞沙比克再度恢復寧靜,但是威爾就沒那麼幸運了。FBI調查、媒體記者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團糟,簡直像是重新經歷入獄時的那段時光。幸好大難不死的傑克這次提供了長官應有的肩膀,將責任完全扛下,才不至於讓威爾再度入獄。

即使逃過牢獄之災,威爾卻被內心的牢籠禁錮著。他的腹部不時隱隱作痛,他懷疑到底真的是舊傷復發,抑或是他的心理影響生理。他常在洗澡時低頭盯著那條猶如蜈蚣般的淡色傷疤發愣,任由蓮蓬頭傾洩而下的水花沖刷因重傷而消瘦的身體,眼淚隨著流過臉頰的溫水落下,彷彿回到大雨滂沱的那一晚。

只要他稍不留神,思緒就會帶他飄回漢尼拔裝潢高雅的大宅:狀態好的時候,他想起的是漢尼拔的廚藝、兩人做愛時的歡愉、漢尼拔耐人尋味的發言;狀態不好的時候,不停在他眼前重播的是最後的晚餐、漢尼拔緊抱著他與沾滿血的艾比蓋兒,一切的一切都讓他頭痛欲裂。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故事(擦汗)為了練習肉戲還硬塞一大段,有種廢肉的感覺Orz

背景設在第一季,十八禁,請慎入。另外,我筆下的威爾感覺內心好像有諸多不滿,請大家多多包涵<(_ _)>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不久才被某仿報導文學的小說耍得團團轉,今兒個又來了本「自導自演乙」的《三人》!看作者煞有其事的前言,我還真在腦子搜索了一下:2012年真的有四場不同的空難嗎?怎麼一點都沒印象?等到事後才驚覺書裡作者的名字跟封面上的作者根本不同人,我是在耍什麼笨!

潘蜜拉開頭的碎碎唸讓人一整個煩躁,而且微微帶著白人鄉巴佬的心態也令人白眼翻盡,只是隨後飛機失事的描寫又把故事拉了回來,令人感到無盡的絕望與混亂,畢竟我也是怕坐飛機的一員,看到這種情況失控的場面敘述很不想身歷其境,但是還是被作者的妙筆牽了進去,彷彿也感受到那樣的害怕與慌張。另一方面,卻又期待這樣的事件會引出怎樣懸疑又可怕的後續發展。畢竟前面說的三位「靈童」聽來就十分詭異,難道這是靈異故事不成?

作者莎拉‧羅茲以相關人物自白片段,跨越不同國境,拼湊出整部不可思議又令人拍案的驚悚故事。我覺得跨越人種的假訪問是個很大膽的嘗試,畢竟要刻畫文化不同的人,一定會有一些失真,但是作者還能把日本網路文化都寫進書裡,讓我頓時感到她的認真!性格差異極大的人物也讓這本不算薄的小說,讀起來很有新聞專題的映像感,各方觀點、迷信、小道消息、大量資訊流竄在真相渾沌不明的事件裡。

世界對於三靈童的瘋狂也是十分可怕,為何可以靠著攀緣附會的說法就將三個孩子靈異化呢?到底造成冥冥中是神是鬼,還是人們自己呢?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