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許久沒聯絡的影集同好友人來信,告知我台北藝術節將舉辦落語秀。聽到落語,馬上想到我最喜歡的日劇之一《虎與龍》,沒想到在台灣也能親自體驗這種傳統活動的魅力。落語類似單口相聲,而台灣近年較流行的漫才則是雙口相聲。落語師一人跪坐在台上說學逗唱,演繹傳統故事,這大抵是落語的樣貌。


會場所在地有些偏僻。到了台北車站就算趕上公車也要再走一段路才能到。



聽友人說首場開始的半小時前有導聆,可惜我因為交通問題錯過了,不過事後才知這場導聆只有五分鐘?!跟我原先設想的半小時很不同,有聽到的另一個網友說,很多人似乎都是因為看過《虎與龍》而前來欣賞!

主持人是此次表演製作人北村豐晴先生,他的日腔國語帶了一點滑稽感,除了問觀客有無看過落語及國籍外,還臨時跟大家套招,希望大家在桂春蝶出場時喊:「春蝶(Shunchou)」歡迎他。聽到這邊讓我想起以前聽Group魂的搞笑短劇《中村屋 弔辭》,大家在歌舞伎演員中村屋致辭時,不時以歌舞伎舞台傳統大喊他的名號的情景。接著他又說,若大家都叫一樣的,聽起來又有點做作XD 後來又教我們喊「三代目」(因為表演者是頂「桂春蝶」名號的第三代)、「待ってました」(都在等你呢),製造活絡的熱鬧氣氛。說到如何分配這三句,他說就用年齡層來分配,20~30歲喊「春蝶」;30~40歲喊「三代目」;40~50歲喊「待ってました」,然後說等下最老的那個該不會沒人喊吧?比起台灣年輕觀客有點羞怯的態度,我身後的日本中年觀客超熱情,喊得很大聲的啊!

舞台上架了個蠻高的紅色舞台,台上有著座墊,跟虎與龍裡直接跪在舞台而不是高台有點不同。

桂先生帶著口譯、以一襲和服上台,落語秀並沒馬上開始,而是跟北村先生像三人座談會一樣先來一段閒聊。北村先生說他原本是這場的口譯,但他發現他翻得太爛了,所以又另外請了口譯,三人同時在台上讓他覺得很尷尬XD 口譯先生的功力在他為桂先生翻譯時就展現出來,除了翻出他講的東西,還會學習桂先生的口氣!桂先生介紹了落語的由來--350年前,僧侶為了避免信眾在聽道時打瞌睡,所發展出來的參雜了笑話的講道方式。他隨後說了個五百多年前(感謝響指正)的笑話:

有個人拿著竹竿往天空戳呀戳,另一人看到就問他在做什麼?
他說:「我在戳星星呀!」
另一人:「你是笨蛋嗎?這樣哪戳得到?」
停了半餉,另一人又接著說...

「至少也該上二樓戳。」

這兩位根本是笨板出來的人吧Orz 接著桂先生介紹了之後表演會使用的小道具,印象中有扇子和手巾,並示範了使用這些物品製作的聲響及表演效果。雖然忘記他示範了什麼,但是記得聲音都模仿得維妙維肖呢!另外,提到第一段故事是抱著感謝台灣人對日本大地震的捐款來述說。與我想像的不同,這次表演只有兩個故事--〈山內一豐與­千代〉和〈七段目〉。

〈山內一豐與­千代〉是一段愛情故事,在表演前聽桂先生講的大綱,是個很傳統的窮困武士配上賢妻的故事,完全不懂哪裡有趣。沒想到一開始一直強調山內和千代是在菜市場前的醬菜櫃台那邊認識就已經有些惡搞,而山內拿出「類似手巾」的髒布,千代遲疑沒接到,結果布隨風飄落的情景,桂先生用肢體扭動加強表現,馬上使得靜態表演很有畫面XD 稍後出現說大阪腔的機靈馬也是笑點所在,最後人馬參加「流鏑馬」(騎馬射字)的比賽,桂先生還用慢動作誇張地撕紙,表演紙片被射穿的畫面實在太爆笑了!

整場表演都是使用布幕投影字幕的方式,這時不得不佩服譯者大量使用口語表現的巧思,妙筆生花的文字使得有趣的故事,沒因為語言的隔閡而喪失,讓觀戲前擔心透過翻譯也許會變得不好笑的憂慮一掃而空!

第二段故事〈七段目〉表演前,也像第一段那般先介紹了故事背景,並說明這段表演將有大量的音樂,因此台上也多了三味線和太鼓的表演者。他首先提到每位落語師都有自己的出場音樂,當然這些出場音樂都是靠三味線和太鼓來表現,但並非都是使用古典曲目,甚至還有用米老鼠的主題曲XD 現場也有示範給大家聽,聽三味線表演活潑的音樂有著反差的趣味性。此段古代故事與日本另一項傳統表演歌舞伎有關,因此桂先生解說了當時的人沒有其它娛樂,沒事會去看看歌舞伎表演,就如現代的人們那般,看完還會學劇中人的表演,因為歌舞伎表演有其特殊聲調。〈七段目〉指的則是《忠臣藏》第七段戲裡,哥哥因為武士忠誠而必須殺害知道太多的妹妹的戲碼。桂先生還說現代的人可能很難理解,不過當時的日本武士精神便是如此。

然而這個段子其實講的是一位沉迷看戲的小老闆,與夥計好玩模擬〈七段目〉時差點搞出人命的鬧劇。與第一段比起來,這段更是爆笑!桂先生多變的聲音演出令人嘆為觀止,觀客如我根本已經忘記這其實只是一人相聲表演,因為搞得那麼熱鬧,宛如幾位主角就在眼前搞得店裡天翻地覆。其中也安排了三味線表演者差嘴與落語師互槓的橋段,這種有點「breaking character」的設計也帶來了些許趣味,讓三味線表演者不只是沒表情的演奏者,而是冷眼旁觀、有其情緒的路人。

在表演後的座談會上,也讓一男一女觀客上台體驗打鼓。這種小鼓叫綁太鼓(謝謝響指正)因為小鼓上綁了許多繩子而取其名,話說女觀客打的真好!可惜桂先生在座談會時就換上便服,而非穿著表演時的和服,整個氣勢就差很多呢。後來他們聊到了桂先生與北村先生的關係,說明兩人曾是一起學落語的同學,不過後來北村先生放棄了。最令人驚訝的是,猶如阿伯的北村先生與一臉青春的桂先生居然同年Orz 有觀客問桂先生會多少段子,他說60個,不過與其它落語師比起來算少了,有些落語師會數百個;而他比較是那種要把一個段子背得滾瓜爛熟的那種。有幾位觀客詢問時還直接先用中文說一遍,再自行翻成日語,實在令人佩服啊。座談會上有個很小的缺點,就是有些專有名詞沒特別提出解釋,如表演段子開場前講的前言似乎叫「枕」(謝謝響指正),只聽到台上一直這樣說,但我跟友人都聽得一頭霧水。

桂先生還說之前接受台媒訪問時,記者忽然問他:「當落語師的條件是不是要一直眨眼?」後來他說那只是純粹緊張而已XD 剛看了他的訪問片段,果然一直在眨眼啊....


北村先生與桂先生


造型走個性派路線的口譯,似乎也是很年輕就來台灣的日籍人士?

散場時聽到有觀眾要求和桂春蝶見面,我跟友人也趁亂在那邊等待。他一從後台出來就被一堆人圍住要求合照,不過比起合照,我更喜歡簽名,於是等其它人照完後,用破日文要求簽名。沒想到他簽好時要我等一下,開了筆袋似的小包,原以為他要拿出色筆畫些什麼,沒想到拿出的竟是姓名貼紙XDDDD 第一次拿到的簽名上還附貼紙!


我跟友人的疑問:為什麼蝶的虫部上有一橫?

-相關連結-
節目介紹:桂春蝶落語秀
新浪網 9/7-9/9 日本傳統相聲首度登台
桂春蝶網誌




雖然開頭講了一大段日文都沒字幕,不過後面會有口譯出來XD

全站熱搜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