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演唱會文(汗)越來越覺得發表音樂聆聽感想,甚至參與演唱會是一種習慣,只要不好好注意,這習慣很容易慢慢消失。不過逝者難追,2014年的第一場演唱會就從這篇開始!

數個月前就知道他們要來台灣開演唱會,但是惰性使我拖到博客來停止預售(而且是離預定截止日數週前下架的,看來票房不錯),那時才對自己可能去不成的事恐慌起來,幸好在求票文蜂擁而至前,就早早找到一則賣票的,才有機會親臨現場。



這次沒有其它友人相伴,所以到Neo Studio已是晚上七點初頭,經過工作人員帶領至排隊地,才發現已經排了一百多人,大樓內還有其它排隊人龍,工作人員還發了LNA第一張專輯圖案的紋身貼紙。後來,時間接近八點仍沒要放人進去的意思,這時隊伍已經繞兩圈了....



好不容易進到會場時已是八點半,暖場團則在九點時出場。


紅樂團



他們的官網介紹成員有三名,但當晚上台的只有男DJ Code與女主唱少詩。由於DJ Code率先出場放歌,當時誤以為他是一名暖場DJ,還對他的選曲風格十分驚豔,把鳥語花香的人間仙境音符化,直到少詩出現才知這是一個團。乍看之下,感覺像已解散的台灣電子團dmDM,只是越聽越覺得音樂與人聲不太搭,明明兩者分開聽應該都很不錯,少詩的嗓音及吟唱法甚至有點王菲的味道。《橄欖樹》的歌詞一出,似乎讓眾人又驚又笑,因為誰想得到這樣的樂風,也能來翻玩相差十萬八千里的民歌呢?可惜個人認為這首是三首表演曲目中較不佳的,歌聲與節奏配合不了,像是硬要混音結果失敗的作品。

可能是每首歌曲長度不短的關係,就算只有三首也有時間過了好久的感覺,女主唱的歌唱方式也開始令我不耐。理性來說知道不該怪他們,但還是希望趕快看到LNA出場。

暖場表演時就有人說等好久要退票,我附近還有一對男女為了演唱延遲起爭執,女方就直接離開了。回家後發現還真有人早早退票離開?!我自己也覺得不耐煩,久久看一場演唱會還要等半天,表演者到底把觀眾的時間當什麼呢?為什麼主辦單位不和表演者溝通避免這種事情? (事後主辦單位在臉書有說明是LNA當天下午兩點才飛抵桃園機場,造成行程延誤)

Late Night Alumni


姍姍來遲的夜耀精靈.....

成員之一John Hancock在九點五十幾分時上台setting,十點終於開演。 LNA成員其實有四人,其中之一是名DJ Kaskade,但這次只來了兩位-- 一是先前提到的John,另一位則是女主唱Becky Jean Williams。Becky本人看來比聲音成熟,金色眼影也頗吸睛,嗓音如CD一般飄逸空靈,完美到不禁懷疑她有沒有對嘴XD 稍早等半天的不滿情緒頓時被撫平。她的舞台動作似乎在呼應暖場團,比較集中在手臂動作上;John則一下操作合成器、一下彈吉它、一下拉小提琴,令人意外地多才。



開場曲〈Every Breath Is Like A Heartbeat〉選了Myon & Shane 54 Summer Of Love Mix的版本,使得一開場沒多久就很有舞廳的氣氛,成功炒熱現場。當晚驚喜莫過於他們在〈Finally Found〉的中段加入新浪潮名團Blondie的〈Heart Of Glass〉,在完全不相關的演唱會聽到熟悉的歌被翻唱,總是使人莫名開心! 稍後台上還下起了當晚第一場「雪」,有點好奇是什麼成份,因為沾到臉上不僅有點冷,也有點潮溼,不知有沒有做成雪花形狀?XD 之後還再下了兩次,不過第三次就感到有點下太多次 〈Empty Street〉則引起一陣歡呼,就算我聽了不少次他們的專輯,卻不得不慚愧地承認最熟的只有這首,親耳聽還是好棒。灑花  



開唱時間晚,結束時間卻很早,只唱了11首就跟觀眾告別。表演者在與觀眾依慣例進行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程序後,唱了兩首歌結束這一回合的安可。正當後排的人離開,前、中排仍在燈光大亮的場地繼續納喊時,奇蹟出現了,他們又再度上台唱了最後一首歌!!幸好我沒急著走,要不然就錯過了....。即使該唱的歌都表演了,我卻覺得整場演唱會沒太多驚豔的地方,大抵是一場中等的演出。搜尋樂團照片時,發現有些表演還有請小型弦樂團,非常令人羨慕。

另外,想大大稱讚一下當晚的舞台佈景。只是幾塊簡單的板子剪成房屋,天空懸著紙製星星與月亮,不打燈的話會很像小型舞台劇場景,但是配上燈光卻風情萬種,沒任何換幕就彷彿置身天使降臨的城市!18.gif  




入場章,跟紋身貼紙的圖案相同,若是黑底字會比較清楚。

影片
Late Night Alumni - Live @ Neo Studio, Taipei, Taiwan

照片
Late Night Alumni - Live @ Neo Studio, Taipei, Taiwan (Jan 11 2014)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