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完為期兩天的Hostess Club Taipei,忽然非常遺憾二月時沒去參加第一期的演出。這次會想去是因為有TOY,我並不是多狂愛他們的音樂,對迷幻搖滾也沒太多研究,只是覺得很好聽就十分期待。雖然早早收到消息,卻因為拖延性格而錯過早鳥票,著實令人扼腕,加上之後的鳳凰樂團票也在短短期間售完,雙重打擊下曾想說要不然乾脆改買一日票就好,只是結算下來雙日票還是划算很多。耳蠟用的售票系統KKTIX讓我有些摸不清腦袋,為什麼不直接用「售」、「訂票」,而要用「報名」呢?這不是本文重點,之後還記得的話再談這件事。

沒與任何樂友相約,又想好好錄影的心情作祟下,我決定重新踏入許久沒去的第一排戰場。有計劃就有變化,當天仍遲至下午五點才到Legacy,但是隊伍差不多到光點走廊那邊而已。在我就地坐下後,半個小時內居然沒有下一個人,我好像高估了表演的熱門度......。

進場時,驗票人員希望我們排成兩排,一排是買雙日票的,一排是買單日票的,我不太懂分這兩排的意義是......?只是跟第二天入場的要求相比,這樣的分類算很好了。入場後運氣很好地站第一排偏中,原本排隊時擔心視野會被前面高個子樂迷擋住的情況也沒發生,這時我才發現有些隊伍前面的人居然排到二、三排去了,不小心偷聽到別人聊天才知那位男性怕擋到別人於是自願後退,聽完頓時心中升起無限敬意!!

不太確定是七點幾分時,會場的燈閃了閃,暗示大家表演即將開始。我好像是第一次在演唱會看到這種藝文活動型的提示法,雖說演唱會也是藝文活動的一種,但以前還真沒遇過呢!知道等待即將結束的感覺太好了,不用等太久就能看到表演太好了。過不久,在幾乎全黑的空間裡,宛如獨自進入宇宙般漂流的深沉音樂響起,那時我還以為是另一首暖場用的背景音樂,沒想到舞台原本闔上的垂簾隨著音樂拉開....


highasakite

這組團名靈感源於艾爾頓強的歌詞,來自挪威的五人團,不管是女主唱Ingrid不羈的唱腔與轉音唱功,電子元素偶爾加上類似傳統民謠的旋律,都予我加拿大團或愛爾蘭團那種柔情中帶著豪邁,彷彿曠野中迴響著剽悍吶喊的感覺,不若印象中北歐獨立團常散發的寒冰精靈似的質感。只是Ingrid身穿耀著閃卡光芒的銀色褲裙,打著小鼓吟唱猶如來自古老民族的歌謠,實在太微妙了。

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9/2014

他們在台上架了幾盞小燈,在表演時隨歌曲需求忽亮忽暗,有如帶著光明的小舞群;主唱麥克風架更放了一根日光燈管,不過回想起來,那根啟人疑竇的燈管也只使用過一次而已XD 它的作用到底是什麼呢?是打光讓人照相的嗎?

這樣說來有點不太禮貌,他們是首日我較喜歡的表演,然而印象卻沒稍後兩組藝人那樣強烈,就只停留在「這表演不錯!」如此想法而已。

他們表演結束後,我才驚覺這次Legacy的音場還不錯,人聲和樂器聲都聽得非常清楚!可能是因為他們現在把音箱移到兩側的緣故?以前耳朵被折磨的經驗讓我不是很熱衷站第一排,所以這次的情況不啻是一大驚喜。燈光也打得跟以前不太一樣,雖說從舞台某處直射觀眾席的燈光太刺眼,但是大抵上還是成功地烘托表演氣氛!

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9/2014

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9/2014

Perfume Genius

這個藝名是在講葛奴乙嗎XD

一開場完全黑暗風格,literally,不開燈,就一個孤寂的身影走上黑漆漆的舞台,清亮的嗓音在稍後亮起的光束中呢喃。除了預期中的敏感脆弱外,某首歌意外地還猶如發洩精神暴戾的氣息(可惜看了歌單還是對比不出是哪首歌),與他塗著一抹口紅的陰柔俏皮造型,以及清柔卻含糊的說話聲、常陷入欲言又止的舉止不太搭。身邊的觀眾下了很貼切的評論:「神經質。」對對,就是這樣的感覺!事後再得知他不愉快的成長經驗,以及仿家暴受害者的系列宣傳照,前面講的反差似乎又沒那麼出人意表了。

從他在某首歌開始後不久要求重新來過,可以看出他是個對表演細節要求頗高的人。即使他偶爾會對觀眾講些話炒點氣氛,但是看他幾乎每首前都會神情嚴肅地看一下setlist,連台下的我都感覺得到他緊繃的情緒。

整場表演的高潮是他與鍵盤手男友Alan wyffels的雙手連彈The National的〈Learning〉,這時才看到他臉上出現少見的甜蜜笑容。其它時候,他與Alan的交流並不多,Alan大多是低著頭演奏,而他則會不時確認Alan的情況。不少同好提及感受到空氣中的粉紅氣流,什麼很閃之類的,說實在我感受不出,反而感覺他們保持專業,不把私情當成炒熱現場的工具,這在現場表演有點少見。

他在表演最後一曲,在曲末迴音效果時,不知為何一副心神不寧地猛看著舞台左方,似乎情緒大受影響的感覺,最後草草地跟大家說了謝謝而起身離開。對照前面的小心翼翼,實在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耳蠟有在FB公布表演曲目,畫著可愛插圖的歌單對我而言又是一個反差XD

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9/2014

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9/2014




Cat Power

在她登場前花了一個小時做setting,音場卻比前兩團糟糕,完全是調教過度!若延用前兩組的setting,搞不好就不會這麼慘了,不過迴音也意外結合了藍調與瞪鞋這兩種不搭嘎的曲風(誤)

十年前曾在樹葉音樂季看過她,結果留下的印象就是光腳丫和她不喜歡被觀眾照相。十年後的Cat Power散發濃濃的大姐頭氣息,不再介意台下的相機,而且明明身處悶熱無比的夏季時節,卻寧可「全副武裝」噴汗演出。她一上台就看她邊唱邊對PA台做手勢,可說是整場表演的定番了,然後還拿著麥克風架走來走去......。我原以為拿麥克風架不時走動是她的風格,事後才知她可能在找音場效果最好的地方orz 雖然她沒事先排演似乎引發了部份樂迷的不滿,不過客觀來說她唱得還是很好。

整段最讓我好奇的就是,她與吉它手Gregg Foreman不時眉來眼去,她有事沒事就會往那邊跑,Gregg最後還忍不住親了她臉頰一下。剛開始還能解釋是前輩與晚輩之情,後來的動作越來越偏離這樣的方向,兩人只差沒在台上接吻了XD 與上一組的自律約束,這對根本沐浴在熱戀期吧(姆指)相較之下,另一側雖有美女吉它手坐鎮,那邊的空氣真是冷到不行,要不是她最在意的PA台在那邊,她應該完全不會往那方向跑。

當晚印象深刻的曲目是一首我沒錄的歌曲,以Gregg混亂狂暴的鍵盤聲開場,結尾樂器齊鳴的大亂鬥巧妙呼應,聽來很吵卻又亂中有序的感覺。

唱安可曲時已過半夜十二點,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決定聽下去。這個「大膽」的決定果然沒錯,她大概是越晚越瘋的類型,不僅向台下丟了好幾枝白玫瑰(她也有把花莖折斷後給了PA台一朵,不過有樂迷說這舉動警告意味濃厚XDD),還把歌單揉成紙球化身投手(吐口水真是太有梗了!),跟Gregg變拳擊手互毆,根本玩起來了XDDDD 附近有一位女生好像非常愛她,常常會趁機向台上示愛,貓姐與眾人喝的馬克杯最後也由她得到!聽說那杯子裡裝的是高粱酒(汗)貓姐唱完走進後台,那位女生還大喊了我愛妳之類的話,結果也有得到來自後台的回應!!

堅持全程參與的結果就是差點趕不上最後一班車,回到家都已經一點多了 朋友的朋友則在此同時(一點半)堵到了貓女一行人,還順利簽名拍照,可說是相同時間兩樣情啊!

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9/2014

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9/2014




照片: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Jun 18 - Jun 19, 2014)

Day 1影片:Hostess Club Taipei @ Legacy, Taipei, Taiwan (6/18/2014)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