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開頭和結尾時淚流不止,因為一直覺得Janto這段戀情很殘酷,一點都不浪漫,可惜我的文筆無法完整表達我想寫的悲傷情緒Orz

題名:另一個世界
配對:一點點Jack/Ianto、Tosh/Owen
分級:輔導級
備註:有第二季、第三季及廣播劇《House Of The Dead》的大雷(可以先聽過這篇文章最後一篇廣播劇)。






Ianto看著時間裂縫關閉,淚水緩緩地從他的眼眶湧出。他很好奇為何明明知道自己做了正確的決定,卻仍感到無止盡地沮喪?在456事件後,有好一陣子他都想不起自己是如何回到卡地夫的,現在他知道了他寧可永遠不知道的答案。

得知Jack仍然將他牢記在心,讓他當時覺得這樣就已足夠,而完全沒有擁抱Jack的想法。他氣自己這麼容易就滿足,忽略了心底深處其實非常想念Jack無恥的笑容、鹹濕的舌吻、瀰漫著鬍後水味的強壯肉體,當然,還有那件大衣。他不是那種只重肉慾的男人,但是死了兩次卻連一次跟Jack的最後分手砲都沒有?

「你這可憐的混蛋。」他自憐地想著。

雖然Ianto曾從其它火炬木組員那邊聽過死後的世界是一片漆黑,他卻完全不記得看過他們所描述的黑暗景象。到底他的記憶空白是怎麼回事?他自問。而且,為什麼這裡這麼多人?就好像走在星期日的大賣場似的,他很不喜歡。


xxx


「Ianto?Ianto Jones?」在Ianto漫無目的地遊蕩時,一陣呼喊從他身後傳來。

Ianto轉身,一對男女在不遠處看著他,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你!」Tosh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沉溺在興奮的情緒中;Owen摟著Tosh,嘴角微彎、就跟以前一樣臉上帶著些許傲氣地看著他。

「噢,我不該這麼開心,這表示你已經......」Tosh停頓了一下,一臉擔心自己的反應不當。「到底發生什麼事?」

Ianto告訴他們456事件和火炬木基地被炸毀的事。

「難怪......嗯,算了,這等下再說。那Jack有沒有怎樣?」

「他看來還好,我剛才在降靈會見過他,但是......」Ianto說不下去了,他不想在Tosh和Owen的面前失態落淚,所以決定將這個悲傷的回憶留給自己。他目光下垂,陷入沉默中。Tosh則以同情的眼光握了握他的手。

「降靈會?!我都不知道Harness信這玩意兒!他一定為你改變了很多。」Owen語氣帶了點調侃。「真是一大成就呀,teaboy!」

「Owen!」Tosh打了一下Owen的手臂。

「你們兩個過著怎樣?」Ianto試圖擠出笑容,此舉卻讓他看起來更憂鬱了。

「這裡超無聊。」Owen壓低聲音。「你也看到了,她是這裡最辣的妹,我只好跟她約會啦。」

Owen雖然嘴裡吐不出好話,Ianto卻看得出他不再像以前那般憤怒,言語間反而還多了些幸福的感覺。

「我在想.......」Tosh插話道。「也許我們可以在這裡成立火炬木分部--火炬木:天堂店。你覺得如何?」

「很蠢。」Owen順口回應。

Tosh沒理Owen的負面評語繼續說道:「我們可以找Suzie一起來!不過前幾天遇到她時,她好像不太想再見到我們。」

「我目前在研究與活人直接對話的裝置,就像視訊電話那樣。」Tosh像話匣子打開似的。「如果你很想念Jack的話,也許我們可以試試看聯絡他!」Owen則在旁邊翻白眼,對著Ianto做出「宅」的嘴型。

Ianto聽到能夠聯絡Jack,眼睛不由得一亮,但他接著覺得自己不該抱持妄想,於是他告訴Tosh他會再考慮看看。

「幹嘛這麼麻煩?」Owen彷彿看穿Ianto的心思。「潛入他的夢裡,你想跟他打多少次砲都行!」

他講完又被Tosh打了一下手臂。Ianto雖然被Owen的話搞得有點尷尬,不過他忍不住開始回憶起Jack的睡眠模式。

「對了,帶你去個地方!剛才聽到你說基地被炸掉才想到。」Tosh笑著打斷沉思中的Ianto。


xxx


Ianto跟著Tosh與Owen到了一處小山丘。在山丘上放眼望去是一片雲海,晴朗光亮的天空有幾隻鳥類飛過,Owen兩指放在唇上,朝著天空弄出一聲很響的口哨,過不久有個很大的生物正朝著他們飛過來。

「Myfanwy!」Ianto驚呼了一聲,他沒想到自己能再見到這隻火炬木的寵物翼手龍。從基地炸掉到現在他都沒想過Myfanwy的去向,看到Myfanwy讓他的心頭浮現些許罪惡感。

Myfanwy在他們面前降落,很興奮撲向他們。Tosh和Owen有點消受不了Myfanwy龐大的身軀帶來的衝力,不得往後退了幾步;Ianto則伸出手拍了拍牠的身體,試著安撫牠。

「聽Jack提過Myfanwy是你發現的,我想你可能很想再看看牠。」Tosh邊說邊遞給他一個感應器,很明顯是她新研究的裝置。「我跟Owen去別處走走,如果你要找我們,可以用這個。」

等Tosh與Owen離開後,Ianto坐了下來看著遠方,一邊撫摸著旁邊的Myfanwy,Myfanwy快樂地從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Ianto的心思飄到好久以前,第一次跟Jack說話、兩人一起抓Myfanwy時,近距離接觸到Jack,讓他一時產生不知是悸動或是單純接觸到陌生人肉體的生理反應,曾經使他暗自心慌。他從沒想過會愛上這個曾經恨之入骨的男人,願意奉獻自己的生命,成為Jack漫長一生的短暫片段,讓他覺得可怕的是,他居然一點都不後悔,甚至現在忽然覺得也許在兩人最愛對方的時候離開,會比自己年老後苦等Jack來看他得好。他想著想著覺得自己好可悲,為什麼會有這種荒謬的想法還覺得甘之如飴?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成為Jack的全部,為什麼還掛念著Jack是否永遠記得他?明明已經做了選擇,為什麼無法斷掉想與他再相見的念頭?

Ianto的的頭倚著Myfanwy,他的神情黯淡了下來,再也無法忍住潰堤的淚水,他將臉埋進Myfanwy的翅膀,抱著牠哽咽著,仍停止不了內心的痛楚。宛如夕陽般的黃金亮光從遠處映照在Ianto和Myfanwy身上,但Ianto的內心卻從沒像今天這麼黑暗過。

Myfanwy彷彿知道主人的傷悲,一直靜靜地待在他的身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ura 的頭像
Raura

The end is the beginning.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