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題目取自BL板閃光徵文,偵探與五位男女的CP小實驗,不喜BG者慎入!爆字數又寫得很隨便,請多多包涵。
















1. 無條件包容(Sherlock/Lestrade)

Lestrade曾經與Sherlock假扮情侶查案,對他一向冷淡的Sherlock卻出乎意料入戲,使得當時失婚的Lestrade也意亂情迷起來,他甚至曾經很擔心破案後就回不去了。

不過案子辦完後,Sherlock又回復成那個冷若冰霜的諮詢偵探,原本只是偶爾叫錯名字,後來卻變本加厲,像是刻意抹除記憶似的。

只是Lestrade覺得自己好像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每次被叫錯名字都會氣急敗壞,但是一想到查案時熱烈地吻著自己,講著甜言蜜語的Sherlock,又會覺得這傢伙還是有柔情的一面嘛而迅速的原諒他了。

「Gareth,別在我家偷懶,我沒時間泡茶給你喝。」

「媽的,我叫Greg,Greg!誰稀罕你家的爛茶!」

這種戲碼每次見到Sherlock就要上演一次,Lestrade卻不知不覺地轉化成回警場上工的動力,吵完就覺得衝勁十足,甚至還會偷偷在本子記下Sherlock曾經誤叫他哪些名字。另一方面,他不禁對甘之如飴的自己感到徹底絕望。



2. 第一次(Sherlock/Irene)

「這不是你的第一次吧?」

「不是。不過是我第一次跟女人做。」

「你很幸運,這也是我第一次跟男人做。」

「我會記得溫柔一點。」

「是誰該溫柔一點還不知道呢。」





John在眉來眼去的Sherlock與Irene旁邊,白眼翻到快抽筋了,大白天三個人做排氣管爆炸實驗也能調情,他實在無法參透這種高來高去的世界啊。



3. 聲音(Sherlock/Moriarty)

Sherlock對Moriarty百變的音域已經好奇很久了,只是以前兩人針鋒相對,每次聽完Moriarty煞氣的嗆聲,他都沒心情再思考其它事情。但是這次假死後暫住Moriarty家,兩人常常閒到不行地大眼瞪小眼,讓他又想起了這個問題--Moriarty究竟能發出多少聲音呢?他決定趁這次摸索清楚。

翌日,Moriarty覺得喉頭異常地痠痛,好像喉嚨被強姦一樣,讓他不禁找出故鄉愛爾蘭舒緩喉嚨問題的壓箱寶藥草茶。昨天的偵探床上花招特別多,而且還搞了些讓他爽得大小聲叫了二十幾分鐘的前戲,更別說進入「正題」後,肺部和丹田根本沒休息的時候。

Sherlock果然不是站在天使那邊啊,Moriarty暗自讚嘆著。



4. 沐浴乳(Sherlock/Janine)

沒能跟Sherlock上成床大概是Janine能名列遺憾終身的大事之一,但是每當Janine想起那段與Sherlock共處一室的日子,她還是欣慰自己到了其它女人無法達到的境地,像是與Sherlock洗泰國浴。

Sherlock曾對她說,她想做什麼都行,當做是感謝她的大力幫忙。Janine畢竟不是吃素的只要愛情就飽了,隔天馬上帶來麝香味沐浴乳,並且指定Sherlock要幫她來上一段泰國浴。

她看到Sherlock眼裡閃過一絲懊悔,不過仍是信守承諾,乖乖地脫光衣服抹上沐浴乳,笨拙地以身體為Janine服務。Janine雖然有點驚訝為何她不需說明,Sherlock就知道泰國浴是什麼,不過她心頭的疑問很快就被Sherlock沾著麝香的肌肉所消滅。她曾聽說泰國浴的女性工作者胸部要大,顧客才會爽,看來性別調過來也一樣,男性胸膛夠厚實,被服務的女性也有同樣爽感,而且麝香的味道實在太催情了,她腦中已經開始想像自己被Sherlock進入的情景。

身處迷濛狀態的她,不久就感受到肌膚被堅硬的異物頂著。果然不出Janine所料,連Sherlock都快把持不住,Janine馬上暗示兩人若順其自然做下去,她也不會拒絕的,但是Sherlock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了蓮蓬頭開了冷水就往兩人身上沖下去,讓Janine不禁尖叫WTF,趕緊伸手到水龍頭改調溫水。

麝香仍在兩人遍布水珠的肉體間飄散,但是催情效果已經消失無蹤,又變回單純有著好聞味道的沐浴乳了。有了這次經驗,她再也不敢要Sherlock做泰國浴了,不過還是會找機會吃吃Sherlock豆腐。

Sherlock到底在為誰守貞呢?這是Janine一直很想問卻又不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5. 親手製作(Sherlock/John)

在John婚後辦的第一場生日派對,從不送禮物的Sherlock居然也遞給John一份禮物。包裝意外地別緻,John完全不知Sherlock對包禮物也很有一套。

打開包裝後,John倒是有點失望,是一張燒錄片,內容不意外的是Sherlock拉的小提琴作品。這東西我聽得夠多啦,John不禁在心裡叨念,活像收到男友不識趣禮物而勞騷滿腹的女友。

CD丟在家裡一週後,John才在Mary催促下心不甘情不願的播放,預期裡頭是那些他曾在貝克街聽過不下數千遍的曲目。的確如John所料,曲目完全沒變,但是John聽著聽著卻感覺眼淚快要掉下來,他一向自認是木耳,什麼版本差異那些都聽不懂,但他從這張CD卻聽到了跟以前不一樣的東西。他不確定Sherlock到底是以什麼表情拉著這些曲子,但是他想起了一部以前看過的電影,女人悲傷的淚水滴進她手做的巧克力,讓全鎮的人吃完都哭了,而音響裡的這張CD則散發了全然的憂鬱與惆悵,跟以前那般意氣風發迥然不同。

「老公,你明天去看看他吧。」Mary以一切盡在不言中的表情溫柔地說著,但John決定今晚就回貝克街與偵探摯友聚聚。

文章標籤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