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逛PTT飄板的人一定會覺得《赫眼》異常親切,親民的敘事口吻簡直是日本怪談(翻譯)精選,但是跟同樣收集怪談的《新耳袋》相較,差異點有兩處:一為頭尾完整的過程,二為呈現手法多樣。

全書以令人望而生懼的紅眼小女孩揭開序幕,再以作者閒聊引出風格各異的玄妙怪談,虛實交錯又似真似假。即使讀到半途心生懷疑,偶爾出現的背景介紹,彷彿向讀者確保「這些都是真實故事」似的,使人再度沉入閱讀親身經歷的期待感中。

無論選錄的是道聽塗說或親身經驗的怪談,每篇並非只用平鋪直述方式記錄,有時繁雜如〈灰蛾男的恐怖〉,非得像剝高麗菜一樣,一片一片卸下來,才能躲藏在核心的真相,並且發現最外層的微小異樣;有時則簡單如〈深夜的電話〉,只靠對話撐起整個故事,完全沒有任何角色或景物描述,畫面卻躍然紙上,曖昧不明的結局也令人忍不住再多讀幾遍釐清。無論哪種呈現方式,曾任出版社編輯的作者三津田信三,都能輕鬆地以十二篇短篇故事,向讀者展現他遊走在推理、恐怖、歷史、獵奇等類別的才能。

最打動我心的一篇莫過於〈相對鏡地獄〉,小男孩與主角感受到相對鏡帶來的詭異,我也曾在多年前的台北車站站前NOVA遭遇過!那是一座放置三面無縫大鏡子的電梯,才站在裡頭一、兩分鐘,就感到毛骨悚然,總覺得會有什麼東西從鏡內的遠處過來,所以這篇故事很有親切感,亞洲的某處有個人替你把內心的恐懼以更高明的手法說出的那種親切感。

原本我很期待故事相互有關連,不過出乎我意外,許多故事就單純是短篇而已。只是查了一下中文維基,才發現原來死相學偵探是一系列作品,我猜想也許其它短篇跟三津田的作品也或多或少有連結,值得多花時間深入探索。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