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看到有人寫獵奇30題的短篇,讓我也手癢想以Sherlock為主題寫一篇,只是左想右想覺得Hannibal這對才比較好發揮。可惜我最後是失敗了,只生了兩篇跟獵奇30題無關的東西orz 而且我發現Hannibal的寫手似乎很會寫意識流(?)風格的衍生文,我這種寫作低手實在寫不出,所以請大家不要嫌棄(汗)

背景設在第一季。









威爾赤著腳佇立在晨曦薄霧瀰漫的森林,對所在何處一無所知,他幾乎可以斷定這又是另一場夢遊的結果。

經年累月的落葉覆蓋林中濕軟的土壤,光景一如被榛果與可可碎片包裹的巧克力蛋糕,然而漫步其上卻不如吃下蛋糕那般芳香美好,每踩一步,威爾的腳便連同腐爛不一的落葉陷入泥濘之中,混在泥裡的碎石、生物彷彿恐怖箱裡的不知名物體刺探皮膚,即使他一丁點都不想觸碰,卻又不得不向前跨步,然後反射似的縮回腳指。當然,最糟糕的莫過於帶著水氣的低溫,像針一樣無情的刺進威爾的骨頭,使得一身T恤短褲的他,只能抱著手臂不停地邊走邊打顫。

與其說驚慌,他的情緒更接近懊惱。身為一位FBI的犯罪側寫,他能輕易地進入罪犯的腦袋,卻無法進入自己的腦袋找尋夢遊原因的事實令他苦惱。他不喜歡也不習慣依賴他人,然而夢遊卻逼得他打破原則,這種脆弱無助的感受對在「明尼蘇達伯勞案」擊斃霍布斯而內心受創的威爾,無疑是雪上加霜。

就在威爾近乎絕望地隨意找了一條小徑前進時,公鹿則像是恰好經過似的停在數公尺外的前方,回頭望了他一眼,頭上鹿角如往昔那般神氣地張揚,接著就像飛一般地邁步離開,姿態彷彿神話中的異獸,穿梭在飛舞的白霧與濃密的樹林之間。

「等等!」威爾大喊。他想知道反覆在夢裡出現的公鹿到底代表了什麼?他認為也許逮住公鹿就可以一探真相。

威爾追逐著公鹿,腳下的泥濘更是放肆地在他的小腿飛濺。正當他欣喜與公鹿的距離逐漸拉近之際,公鹿卻忽然憑空消失。他驚訝地雙眼圓睜,難以置信地到處張望,只是眼睛睜得再大仍找不出公鹿的蹤影,眼前只剩下漫無邊境的樹林和他口中吐出的陣陣白煙。

「啊!」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威爾身後襲來,將他騰空頂了起來,使他嚇得大叫。過了一會兒他才發現自己的身體被鹿角所刺穿,就像那些被霍布斯殺死的少女一樣。血液從他身體汩汩流出,身上的白T恤也染得一片腥紅,他喘著氣調整呼吸,試圖將痛楚減到最低的程度。只是一切努力只是徒然,疼痛仍無孔不入地朝著身體各部位進攻。

公鹿的頭用力一甩,威爾臉朝上重重地摔在地上,陷入鋪滿落葉的爛泥裡,鮮血如綻放的花朵般大肆噴出。他進入休克狀態,意識逐漸模糊,公鹿挨近的陰影遮住了他的視線,彷彿降臨將死之人身旁的死神。

威爾隱約意識到公鹿正在舔舐他身上的傷口,不知為何,他的疼痛慢慢消失,有一種奇妙的安定感流竄全身。最後公鹿的吻部接近威爾的雙唇,血腥味透過公鹿的舌頭傳進他的口腔。

或許這就是死亡的滋味,威爾想著,接著他緩緩閉上了眼睛。

Ψ Ψ Ψ

「威爾!威爾!」

威爾感覺到有東西以快速的頻率拍打他的臉頰,聲響如蒸氣一般慢慢滲入威爾的腦袋,最後凝結成有意義的話語與耳熟的異國腔調,將威爾從混沌中漸漸拉了回來。

一個人臉在威爾的眼前逐漸聚焦,那是一個男人,一個他幾乎天天見到、心裡極度仰賴的男人。

「萊克特醫師……」

「你還好吧,威爾?」

「發生了……什麼事?」威爾的眼神迷朦依舊,聲音細如游絲。

「你十五分鐘前看來還很正常,等我發現時,你的眼睛已經發直盯著遠方。」漢尼拔一臉疼惜,以修長的手指撫著威爾被汗水沾溼的臉頰,嘆了一口氣。「是我不好,我該時時注意你的情況。」

威爾轉了轉眼睛,意識又再度清楚了一些,過度親暱的漢尼拔不只怪異,更加深他的疑惑。他環顧四周奢華風的暗色系裝潢,與漢尼拔的辦公室和廚房風格類似,猜測這個陌生的地方也許是漢尼拔的臥室。然而,橫掛在漢尼拔身後牆上的長鏡不久吸引了威爾的目光,更確切來說,鏡中反射的影像令他震驚不已──他們一絲不掛地待在一張雙人床上,漢尼拔健壯的身軀則在他的開岔的雙腿之間。雖然他依稀記得他們在漢尼拔的辦公室接了吻,卻怎樣也回想不起之後引導他倆走向這個場面的過程,只是他的確能感受到伴隨射精而來的虛脫。

「我們……」威爾以困惑的眼神望著漢尼拔。

在他還來不及說完,漢尼拔逼近的臉已經遮住他的視線,陰影襲上威爾憂鬱的面孔,漢尼拔新長出的短短鬍渣搔弄著他的嘴唇,讓他想起了公鹿鼻吻部的細毛觸感,他忍不住回應那對微翹的雙唇。為時短暫的晦暗隨著兩人的深吻消逝,勾出威爾臉上淺淺的笑容。

「……再繼續未完的療程,你意下如何?」漢尼拔的口氣一如往昔,彷彿他們正坐在漢尼拔的辦公室,威爾則以眼神表達了病人的意願。

漢尼拔將右手繞到威爾的背部,順勢將躺在床上的威爾拉了起來,威爾跨坐在漢尼拔的大腿上,兩人成了面對面的雙身佛姿態。在漢尼拔的舌頭伸進威爾的嘴裡前,威爾瞥見碩大的鹿角從漢尼拔的頭部冒出,與夢境中那雙神氣張揚的鹿角一模一樣。他無法確定一切是夢境抑或是現實,卻感受到空前的幸福與平靜,他閉上眼睛,期待著之後猛烈穿刺後的汩汩血流,以及一嘗就難以忘懷的死亡滋味。



後記:其實威爾就是被植入思想還被撿屍!漢尼拔騙色騙得很徹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ura 的頭像
Raura

The end is the beginning.

Ra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